人類歷史上的傳染病簡史

最新發生在我國武漢的疫情引起了大家的關注,我們在此為武漢加油,為中國加油,也致敬在第一線的醫務工作者,其實傳染病在人類的歷史上發生過很多次,每一次的結果都不盡相同,比如說鼠疫,霍亂,天花,非典以及禽流感,這一期就和大家講一講傳染病的歷史。


傳染病分為甲乙丙三類。甲類傳染病指的是需要強制隔離的烈性傳染病,將霍亂鼠疫它們正是甲類傳染病,這兩樣病毒和人類糾纏的千年之久,每一次爆發都是一場滅頂之災。1817年至今霍亂總共爆發了7次,僅僅中國的死亡人數就達到了1300萬人,全球死亡人數保守估計大概是1.4億人次。得了霍亂這個病就會拉肚子,一直拉到死為止。而鼠疫就更恐怖了,歷史上它曾經有過三次大爆發。第一次發生在西元542年,爆發於東羅馬帝國,鼠疫整整肆虐了200多年,總死亡人數達到了1億多人。第二次爆發於中世紀的歐洲,這一次鼠疫有了一個更恐怖的名字“黑死病”,這次疫情讓歐洲人險些滅絕,整個歐洲都差點消失。第三次爆發於19世紀末的雲南,這次鼠疫全球死亡人數至少在1200萬人以上,僅僅中國死亡人數就超過了300萬,後來這兩種病是怎麼樣被遏制的呢?

我們先說霍亂。英國學者約翰斯諾通過記錄死亡、患病人數和位置之後發現霍亂原來是通過水源傳播的,是人類將排泄物倒入水中,污染了水源才滋生了霍亂。所以通過控制傳播源,霍亂就能被控制,現在我們國家沒有發生過霍亂,要感謝我們每天喝的清潔的自來水,而在非洲東南亞的一些貧困的落後村莊當中現在還時不時的會有霍亂發生,所以到現在為止霍亂並沒有消失,是因為清潔的飲用水和抗菌藥物的發明,讓霍亂的危險性沒有那麼大。至於鼠疫的防治之路就更為曲折了,1894年細菌學家第1次分離的鼠疫菌,而後又過了4年到1898年,人類終於證明了老鼠的跳蚤才是鼠疫傳播的罪魁禍首,第3次鼠疫大爆發時,華人博士伍連德通過解剖屍體發現鼠疫可以在人與人之間通過飛沫傳播。這一發現讓人們知道了防治鼠疫大規模傳染的辦法就是消毒隔離,火化屍體以及組建防疫站,從這之後大規模的鼠疫爆發事件再也沒有發生過。隨著抗菌藥物的出現,現在鼠疫已經可以被治療了,與鼠疫霍亂的戰鬥不是一朝一夕,整整經歷了幾百上千年,這期間人類是付出了無數生命才換來了最後的勝利,和病毒的戰鬥史同樣也是人類的進步史。

人類歷史上的傳染病簡史

下面我們再來說天花,與鼠疫和霍亂不同,天花是人類真正戰勝的病毒之一。1980年之前的幾百年得了這個病很少有活下來的,但是我國清朝的康熙皇帝就是倖存者之一,他雖然得過天花,但卻幸運的活了下來。天花病毒非常可怕,得了天花即使康復之後也會毀容,變成麻子臉,我國古代還有句老話叫做生下孩子不算成,出了天花才算全,這種就算不死也會被毀容的恐怖病毒席捲了整個世界。天花的消失得益于一位醫生的偶然發現,到了18世紀英國鄉村醫生愛德華·琴納發現有些擠奶工曾經患過牛痘,但卻從來沒有得過天花,所謂的牛痘其實就是牛患上了天花,通常一些鄉村女工與牛接觸的時候會換上牛痘。英國鄉村醫生愛德華·琴納從中國痘接法中受到了啟發,她從擠奶女工身上的牛痘裡擠取濃汁接種在另一名的兒童身上,兩個月之後他又為這名兒童接種了天花病毒,但是這個兒童卻始終沒有發病,至此天花疫苗出現了,由此人類開始了對天花病毒的反擊戰。1980年5月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宣佈,這種導致數億人死亡,失明,毀容的天花疾病徹底被消滅了,天花也成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被徹底消滅的傳染病毒。

人類歷史上的傳染病簡史

再來說說豬流感,在一戰期間美國人給歐洲帶來了一種流行病毒,導致整個歐洲死亡的25,000人,比戰爭死亡的人數還多。後來這種病毒蔓延到了全球,人類開始被流感病毒所困擾,這個病毒後來發現是人馴化的家禽家畜帶來的,不是人本身所有的,動物身上的病毒會突破人和動物的界限,從動物身上跑到人身上來,然後在人類當中傳播造成了傳染病。1918年發現的流感病毒也就是H1N1病毒一直在變異,到現在還沒有被解決。2009年墨西哥突然間爆發大規模的人感染豬流感,並在短時間內產生了數10起死亡案例,疫情發生後迅速向全球蔓延,最終墨西哥感染人數達到了6萬多人,阿根廷130萬人,美國則整整有5萬人,剩下的全球各個國家均有病例出現,豬流感的病毒經過檢測基因跟1918年的病毒非常相近,所以豬流感後來也不叫豬流感了也被稱作甲型H1N1,當作是季節性流感的一種,什麼叫季節性流感呢?

人類歷史上的傳染病簡史

就是每個季節都會發生,這意味著每年都會有一些人因為流感而死去,您千萬不要小看了普通感冒,它是會死人的病,甲型H1N1流感從發現它到現在已經100年了,人類仍然沒有搞定它。所以說人類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強大,在馴服自然界當中有很多病毒會從自然界跑到人身上,飛鳥和家禽的糞便交雜在一起,病毒進化之後到人身上就是禽流感。有人跑到了非洲去看羚羊,回來之後就得了昏睡病。埃博拉感染以後腎臟衰竭,到現在也無藥可醫。有些病毒仍在蔓延當中,只是沒有到達我們中國,所以每一次出現傳染病就要搞清楚是什麼病毒,哪裡來的,用什麼藥殺死,有沒有什麼特效的方法?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幸運的是和病毒鬥爭了這麼多年,我們的技術和經驗都在發展,而不幸的是到現在還有人沒有意識到自然的可怕和可敬,所以還是要奉勸那些愛吃野味的人,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莫讓病毒從口入,我們對大自然應該保持一顆敬畏的心,好好的去愛護她,最後還是要感謝那些默默奉獻在一線的醫務工作者,他們是我們和病毒細菌之間的一道有力的屏障。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